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房屋空置率高,公寓运营商们如何自救?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06日 10:54

波音空客终成难兄难弟 双方一季度预计烧掉150亿美元现金

空中客车首席执行官纪尧姆·福里(GuillaumeFaury)日前警告,该飞机制造商正在“流失现金”,需要迅速削减成本,以适应急剧萎缩的航空航天行业现状。福里在周五发送的一封信中告诉员工,随着航空公司客户为生存而战、无法接受新飞机交付,空客正在调整自己的交付时间表,同时重新评估其对航空航天行业的长期前景。他还表示,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减产三分之一的计划可能还没有反映出最坏的情况。本月初,空客表示由于近期飞机及旅游需求下降,公司正削减约三分之一飞机产量,但未有透露会持续多久,仅称会“按月审视”。其中,A320系列每月产量降至40架、A350系列每月产量降至6架、A330系列每月产量降至两架,后两者减产幅度达40%上下,这也是空客迄今规模最大的一次产量调整。“我们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现金,这可能会威胁到公司的生存。我们现在必须采取紧急行动减少现金流出,恢复财务平衡,并最终重新掌握我们的命运。”福里写道。截至目前,空客拒绝就其内部通信内容发表评论。众所周知,这家欧洲制造商及其美国竞争对手波音公司如今都在试图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导致的需求暴跌。冠状病毒大流行已经根本动摇了他们主导所的商业航空业,空客已经签署了150亿欧元的信贷安排,进而使公司可获得约300亿欧元的流动资金希望度过危机。波音则正在就美国政府援助进行谈判,但两家公司都在为裁员做准备。难兄难弟波音周六放弃了将其喷气式客机业务与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SA)合并的42亿美元计划。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公司预计将把旗下787梦幻客机的产量削减约一半,并预计在周三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中宣布裁员。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在评估快速变化的市场时警告说,这是一个“新的现实”。分析指出,空客在进入这场危机时的情况更为健康一些,因为波音与Embraer交易的告吹加强了这家欧洲公司在窄体飞机这一重要市场的优势,而该市场的飞机销量一直十分可观。尽管如此,与所有航空公司一样,这场危机对飞机制造商及其庞大的供应商也构成了致命威胁,因为这些上下游供应商也因此陷入了失衡状态。通常,当一个规模较小的行业希望从废墟中崛起时,正确地计算出行业萎缩幅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制造商的健康状况。福里说:“航空业将进入这个‘新世界’,它将比我们(当初)进入这个‘新世界’时更加虚弱和脆弱。”这位公司首席执行官曾表示,空客计划每月评估产量,以求现实地看待这场可能长期存在的危机。AgencyPartners师萨什·图萨(SashTusa)预计,这家欧洲制造商最终将不得不进一步减产30%,以应对未来两到三年可能出现的飞机需求下降。节约现金是关键。但根据MeliusResearch分析师卡特·科普兰(CarterCopeland)的计算,这两家飞机制造商可能在第一季度消耗了创纪录的现金,其中空客烧掉65亿欧元(约合70亿美元),波音烧掉了80亿美元。除了波音外,空客也预计将于周三公布季度业绩。此外,空客已经推迟了在其位于法国图卢兹总部园区为A321窄体机增加另一条装配线的计划,并放慢了其最新单通道喷气式客机A220的投产速度。周五,该公司与英国著名航空发动机公司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HoldingsPlc)正式终止了共同研发E-FanX混合动力电动飞机的项目。同时,该公司已经采取了让大约3000名法国员工无薪休假等措施,但福里依旧表示“公司可能还需要采取影响更深远的举措”。

2020年04月28日 11:05

少吃饭不锻炼真的会瘦吗?

不吃饭不锻炼真的不会瘦。而且还会伤害到身体的健康。瘦不是饿出来的。不吃饭会让身体失去很多能量。应该是饮食,作息时间有规律。管住自己的嘴,迈开自己的腿。多锻炼就会燃烧脂肪。有助于减变瘦。

2020年04月26日 15:19